查看: 113|回复: 1

[分享] 【小说特勤队】--病毒5日落

[复制链接]

18

主题

68

帖子

541

积分

新人特工

Rank: 1

积分
541
QQ
 楼主| 发表于 2022-1-5 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书接病毒4
"我不会死,你也不会。吉尔,赫拉。"该隐淡定的说道。
听到该隐的话,吉尔立刻激动了起来,脸上露出喜悦的神色。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不会死,哈哈哈哈。"吉尔笑的很猖狂。
该隐不理会吉尔的癫狂,淡淡地说道:"我来这里只为了给你解除转化。"
"解除转化?"吉尔疑惑的看着该隐,"你已经成功了?"
该隐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不,还差一点。"
"差一点?什么叫做差一点?"吉尔惊讶的问道。
"就那么一点点,你的身体就无法变回正常人类。"
听到该隐的话,吉尔立即笑了,"不行!你必须帮我恢复正常。"
该隐没有理会吉尔,找了一处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继续说道:"这件事情不是你我能解决的,仅凭我现在的能力,做不到恢复你的身体,倒是可以保证你不会忘了自己是个人类。真要恢复你的身体,恐怕还需要另外的手段。"
听到这句话,吉尔严肃的看着该隐,说道:"你想怎样?"
"东西已经准备好了。你需要为我绑架一个人,哦不,为你自己。"
吉尔冷哼一声,"我就知道你没安什么好心。目标是谁?"
"菲诺,格里夫兰前任基因工程师, 他可以调制出抑制血族因子的试剂,配合我给你的血清,应该能彻底治愈你。这瓶药水注射在你的身体里,可以暂时压制转变速度。另外,我需要你的血,不是现在。"该隐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玻璃瓶递向吉尔。
"有什么副作用吗?"吉尔接过玻璃瓶。
该隐点了点头,"都这种情况了,你还在乎有没有副作用?认清现实吧,记住,你只有24小时,24小时后会快速失效,除非再次使用。"
听到该隐的话,吉尔沉默了,没有立马回答该隐。
"你的时间并不多,再等下去就会失去理智变成一头怪物。如果你考虑好了,就告诉我。"该隐说道。
"好吧,我答应。"吉尔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道。
该隐满意的点了点头,站了起来。
"你去哪里?"吉尔好奇的问道。
"你就不需要关心了。抓到菲诺后回到这里。"该隐回答了一句,随即离开了废弃的厂房。
吉尔皱眉看着该隐消失的方向,眼神渐渐的阴冷了下来。
"为了格里夫兰,该隐,你最好祈祷你说的是真的。"
该隐离开废弃厂房后,并没有走远,他躲藏在一旁的草丛中。
"这么说来,菲诺是个很难缠的角色啊。不知道吉尔能不能搞定他。"该隐喃喃自语道。
他之所以不亲自出手解决菲诺,主要是不愿意暴露自己的身份,而且自己目前的身体状态并不健康。
该隐看了一眼吉尔消失的方向,随后转身离开。
......
第二天。
当太阳升起,整个小镇上的一切,如往日般热闹繁华。
该隐打开窗户,嘴角扬起一抹笑容,"看来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啊。"
就在此时,一阵嘈杂的声音传入了该隐的耳朵,该隐抬起头来,望向窗外。
"哎呀呀,好美味的早餐啊,这里的食物真是太香了。这是我吃过的最美味的早饭啊!"
一个男人坐在一张桌子上面,手里拿着三明治,大口咬了下去。
这是一个穿着异色西装的青年,长相普通,但右眼有一道疤痕,痞子气息十足。
该隐看着他,嘴角微微上翘。
"我看你不是吃早餐,是抢劫。"
听到声音,男人转过头来,朝着该隐打招呼,"哟,挚友。你还活着。"
"我不是你的挚友。"该隐笑着说道,"我是你的仇人。"
该隐的话让男人愣了一下。随后,脸上露出玩世不恭的笑容,说道:"你还有心思开玩笑,看起来还不错。活着真好。"
"是啊,活着真好。"
这个男人,叫玛蒙。暗灵死神玛蒙,格里夫兰声威显赫的高级特工,早年出道,以一己之力屠杀了整个尖刺城所有丧尸,震慑特工界。后执行任务中被抓瞎了右眼,从此退居二线做了谍报人员。几年前认识了该隐,并在该隐的帮助下恢复视力,从此二人结为兄弟。在得知该隐父母被血族杀害后,刻意隐瞒二人的关系。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这是我们之间最基础的问题了吧?"玛蒙一边吃早餐,一边笑嘻嘻的说道。
"亚伯。"每次见面该隐都是全新的身份,这也是为了确保二人关系不会暴露。
"亚伯?听起来傻乎乎的,不怎么聪明。"玛蒙疑惑的嘀咕了一句,然后笑眯眯的说道:"好了,说说你的进度吧。"
一番交谈后,玛蒙得知该隐假死于格里夫兰,对血族的研究只差一个样本。玛蒙提出帮助,该隐欣然接受后,二人再次分离。只是离开前,该隐交代了一些事情,无从得知。
......
吉尔离开小镇后,按照该隐交代的路线,来到了郊区,一栋破旧的实验楼前,停了下来。
在房门外,玛蒙等着吉尔。
看到眼前的人,吉尔难免有些震惊。
玛蒙依然带着那副痞子模样,嘴巴里叼着烟,双手插在裤兜,站在那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吉尔。
"怎么了?不认识我?"玛蒙笑着说道。
"你是......玛蒙?"吉尔瞪大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
玛蒙笑着点了点头。
"为什么会是你?你跟该隐是什么关系?"吉尔不敢相信地说道,在吉尔的情报中,暗灵死神玛蒙是出了名的难以接近,怎么会想到该隐口中提到的帮手竟然是他。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现在是合作伙伴了。"玛蒙抽着烟说道。
"你想要我怎么帮助你?"吉尔问道。
"这句话应该是我来问你。"
闻言,吉尔的脸色沉了下来,"你这是在质疑我?"
玛蒙摇摇头,笑着说道:"你误会了,我只是好奇你怎么把菲诺引出来罢了。"
吉尔深吸一口气,努力平静心情。
"我觉得还是听你的比较好。"吉尔冷静的说道。
玛蒙将烟掐灭丢掉,"计划很简单,我去制造点混乱,你趁机打晕菲诺,然后把菲诺带到暮色镇。"
听完玛蒙的话,吉尔冷笑一声,"你以为菲诺是那种蠢货?"
玛蒙耸了耸肩,摊了摊手,一脸无辜的说道:"我只是提供了一条计策,不满意那你来啊。况且我们现在是同盟,总不至于把你卖了吧?放心吧,我做事还是很保守的,不会出卖朋友。"
"去你的朋友。就这样吧,开始行动。"说完,吉尔藏了起来。
玛蒙转身朝着里面走去,似笑非笑的说道:"别忘了我们是合作者,一起联手才能够成功。"
玛蒙来到楼梯前,推开门,一步步走到楼上,在一个漆黑的房间里找了一圈,终于在墙壁上摸到一个小型遥控器。摁下按钮,防火系统报警,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吉尔打晕了一名工作人员,换上衣服,趁机前往六楼。
这会功夫,玛蒙也来到了六楼。
走廊里一个个房门紧闭。
"就在这里吧。"玛蒙轻车熟路的打开了一扇房门。
进入房间里,里面是一间密室。
在密室里,菲诺正躺在地上昏迷不醒,吉尔则是站在菲诺的身前,正在观察着菲诺的情况。
"为什么还不走,有什么意外情况吗?"玛蒙走到吉尔的身前。
吉尔摇了摇头,"我在好奇,为什么我进来时他就倒在这里?"
"不是你打晕的?"玛蒙皱着眉头,说道:"那还能有谁。"
听到玛蒙的话,吉尔陷入了沉思。
玛蒙的脸色突然一变,"等等,不好!是陷阱!"
听到这句话,吉尔急忙扭头看向菲诺,只见菲诺的左眼皮微微跳动了两下,随后不知从何处掏出一只长柄镰刀,挥向二人。
吉尔和玛蒙立刻后撤步,躲开了菲诺的镰刀攻击。
"菲诺!你耍诈!"吉尔怒吼一声。
只见菲诺猛地睁开了眼睛。
菲诺睁开眼睛的刹那,一股寒光在他瞳孔里闪烁而过,充斥着愤怒。
"你们都要绑架我了,就不许我反抗了吗?"菲诺狰狞着脸庞,缓缓地举起镰刀。
玛蒙奋力一脚踹向菲诺,速度极快。
菲诺迅速后撤,并未躲开玛蒙的致命一击,与此同时,手中的镰刀快速的挥舞了起来,一道凌厉的波纹斩断空气,朝着玛蒙飞驰而去。
看到袭来的波纹,玛蒙的脸色骤然一变,急忙向后退避,可惜晚了一步,被削去一缕头发。吉尔则趁乱使用命运蔷薇蓄力射向菲诺。
一声闷响,菲诺躲闪不及,倒飞出去,撞碎了一堵墙壁,跌落在地面上。
硬扛两次大招让菲诺受了重伤,捂住胸口,艰难地爬了起来,用手拄着镰刀,"咳咳咳......"剧烈的咳嗽声伴随鲜血从他的嘴里发出,"螳臂挡车。"随后晕死过去。
看着菲诺晕倒,吉尔和玛蒙都松了一口气。
"这老家伙居然连美娜的能力都学会了,还真是危险。赶紧出发吧,你的时间不多了。"
玛蒙走向实验台翻找什么,不一会儿将一个蓝色瓶子扔向吉尔。
"你不跟我一起去见该隐?"吉尔问道。
"我还有别的事情,会再见的。"说罢,玛蒙从六楼窗口跳下去,再不见踪迹。吉尔背上菲诺,也纵身一跃,从窗口跳了出去。
天空中繁星璀璨,月亮被云层遮掩。
暮色镇,废弃厂。
吉尔将菲诺搬到一旁,该隐笑道,"还真让你办到了。"
......
一个小时后,菲诺睁开眼睛,坐起身子,脑袋一阵眩晕,环顾四周一片漆黑。突然灯亮了,菲诺的眼睛一阵痛苦的揉搓,眼泪瞬间滑落。
"菲诺先生,我们又见面了。"该隐靠着椅背,笑眯眯地望着菲诺。
听到该隐的声音,菲诺瞬间恼火起来,"你这个怪物,需要帮忙就直接说,平白无故打我一顿,算什么本事。"
吉尔这才知道,该隐让自己去绑架菲诺只是想要栽赃自己,二人早就认识。想到这里,吉尔心中暗骂该隐狡猾,却又不能表现出任何不满。
"看看这个女孩,你应该已经知道我的目的了吧。"该隐说道。
"哼!"菲诺看向吉尔,思考了一会,轻哼一声,"我当然知道你是什么目的了。只是这女孩恐怕承受不住。"
该隐耸耸肩膀,不置可否的说道:"那就要看她的本事了。"
吉尔警觉道,"什么意思?"
该隐指了指菲诺,笑着说道:"忘记告诉你了。菲诺,格里夫兰原首席基因工程师,最擅长的就是改变物种基因。"
"这些我早就知道,"吉尔说道,"我是问你刚才为什么说我承受不住。"
"一个小小的实验罢了,我相信你能坚持住。记得我跟你要的血液吗?把玛蒙给你的蓝色瓶子打开,取一滴你的血液放入,摇晃均匀,喝下去。你就什么都知道了。"该隐淡淡地说道。
听到该隐的话,吉尔心中再次升起不信任的旗帜,说道:"你能保证没有问题吗?"
"不能,但你喝了不会死。"该隐只是这么说,然后跟菲诺一起做起了实验,扔下吉尔在一旁,不再理会。
吉尔左思右想,她想不到该隐有什么理由会害她,犹豫再三,还是选择相信该隐,按照要求一口饮下这混有自己血液的神秘液体。却眼前一黑,没了知觉。
"你这么做问过她的选择吗?"菲诺将吉尔抬上床,问向该隐。



18

主题

68

帖子

541

积分

新人特工

Rank: 1

积分
541
QQ
 楼主| 发表于 2022-1-5 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人能够完全遏制血族转化,我和她,都别无选择。"
昏迷之前,吉尔的脑海中浮现一幕画面,是她第一次见到该隐的时候。那是一个阴暗潮湿的仓库,吉尔刚被血族抓伤不久。昏暗的光线让吉尔看不清该隐的脸,只看到一团模糊的影子,那影子像是一个人形的怪物,身穿白色大衣,戴着乌鸦面具,看不到具体的面容,但是能感受到四周冰冷的气息。
吉尔的心跳陡然加速,浑身的毛孔都竖起来了。
"你叫吉尔吧?我可以帮你解决转化问题。暮色镇废弃厂,在那里等我。"
......
"你确定这些东西对你没有影响?"
看着昏迷不醒的吉尔,菲诺皱着眉头问道,他虽然很喜欢基因编程,但还不至于到饥渴的地步,而吉尔的情况,让他怀疑这些血液会有副作用。
"没关系,"该隐虚弱的说道:"我相信你,相信我们。"
菲诺深吸一口气,看着该隐的眼睛,点了点头,"你是个聪明人,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说完又拿出一根针管,将针头扎进吉尔的静脉,抽了2毫升血,混合进中和血清里,然后给吉尔服下。

等吉尔醒来,该隐和菲诺早已不见踪影。
吉尔猛地坐了起来,额头上全部是冷汗,双手不停地颤抖,心脏怦怦狂跳,心里充满了恐惧和后悔。她踉踉跄跄的走向镜子,发现自己还是人类,但看着自己的白发,和蓝色的瞳孔,她知道该隐成功了,但恐怕还是有一定的后果需要承担。
吉尔在桌子上找到一封信:"早安,黄昏之歌,吉尔赫拉。坦白说,我并没有十足的把握治愈你,不过我真的可以抑制转化的速度。通过控制转化速率,思想不会被侵蚀。这样可以保证你不会变成没有理智的怪物,菲诺研究的基因编程也会遏制细胞转化,你会得到一定的自愈能力。接来下的一段时间,你的身体素质会继续提升,获取血族力量的同时不会改变人类的外貌。只是头发和瞳孔,我确实没办法。试着接受现在的自己,赫拉,我说过你不会死。哦对了,命运蔷薇吸收了你的基因后也会不断进化,我也给它取了新名字——镇魂曲。"
看完信的吉尔,沉默了很久很久。
该隐竟然用这种方式救了她让她重新变回人类。
她该怎么报答呢?

......
夜幕降临,该隐和菲诺在一个破旧的旅馆里过着简单的夜宵,吃完饭,该隐又开始忙活起来了。
菲诺一个人躺在房间内,看着四周的环境,想起该隐的话,不禁有些心动。
"难道,真的要尝试一下。"菲诺咬着嘴唇,犹豫不决。
"一定还有别的办法,一定还有。"菲诺猛地站起身,快步走出了房门。

该隐正坐在沙发上喝茶,看到菲诺走出来,笑着说道:"博士,想好了?"
菲诺走到沙发边上,坐了下来,盯着该隐,缓缓说道:"该隐,我有条件,否则的话,我宁愿死,也不会让美娜变成怪物。"
"我不能保证。"该隐摇头说道。
菲诺脸色微变,"只是让我在旁观看。"
"当然,博士。我本来也是这么打算的。"该隐笑道。
菲诺顿时觉得自己亏了,"第二个条件!"
"可不能坐地起价啊,博士。"
"我可没有说只有一个条件。"菲诺强调道。
"那你说说看吧。"该隐点了点头。
菲诺深吸一口气,"你必须保证美娜会保留人类外貌以及人类理性。"
"我不能保证这个。美娜死亡太久了,就算复活过来也很难说能否保持人类正常的思维。你要知道,这是科学,不是神学,唤醒她的机体活性已经很难了,神经腐败的太过分,留存多少活性得看运气。"该隐看着菲诺。
"……"
"你别无选择。"
......
"这是我做实验的记录,希望对你有用。"菲诺将手中的文件递给该隐。

该隐接过来,快速翻阅着,脸上的神色越来越严肃,看到最后,脸色凝重,紧抿着嘴巴。
"我知道这些对你来说不好接受。"菲诺冷冷的说道。
该隐抬起头,看着菲诺,沉声问道:"这没什么不好接受的。博士,我到要问你一句,这些实验,你是从哪里取的样本?"
菲诺脸色一僵,冷冷的说道:"怎么,你怀疑我吗?"
"没有。我只是奇怪,你从哪弄来的这些资料。如果我没猜错,应该就是取自美娜吧?"该隐冷笑道。
菲诺沉默不语,该隐见状,心中一沉,果然,这个老头为了复活美娜无所不用其极,居然就在美娜本体做实验。
"我只是随便说说,没有其他意思。"菲诺说道。
"随便说说,博士,你认为我会相信吗?"
"你可以选择不相信,我也没办法。"
"那么我想我有权利知道实验的内容,还请博士解释一下,我想,你不会想看到美娜变成一个怪物吧。"
"我不想看到你变成怪物。"菲诺冷冷地说道。
"博士,你应该知道你的身份,你的使命是什么。如果你不配合的话,我不介意拒绝你的要求。"

该隐的话,让菲诺脸色一变,"你威胁我?该隐,别忘记了,你的实验也并不是百分百成功。"
"那又如何。"该隐冷冷地说道。
菲诺的心里咯噔了一下,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慌乱,"你,你想干什么?你别乱来。"
"我不会乱来,但是你如果想试探一番的话,我不会阻止。"
"我说不行。"
该隐耸耸肩膀,"那么博士,你是准备放弃这个机会了。"
菲诺沉默了许久,才咬牙切齿地说道:"好,我承认,这些数据都是我从美娜身体上得到的。"
"谢谢博士的配合。你应该知道我研究的项目,它的名字叫基因抑制计划。"该隐淡淡一笑。
"你想说什么,说重点!"菲诺瞪着该隐。
该隐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对,它能够抑制血族基因,让人类自身基因变异,拥有超乎想象的力量。吉尔赫拉的实验,只是第一阶段。第二阶段的研究,可以将死亡的神经活性化,从而达成复活的概念。未来第三阶段,正是维持人类的理智。以凡人之躯,比肩神明。哦不,以神明之躯,碾压神明。不过,目前的研究成果距离第三阶段非常遥远。我不清楚余生能否成功,可一旦成功,血族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听到该隐的描述,菲诺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你是说,丧尸。丧尸是你搞出来的!"
"这是个秘密,博士。这个计划,我只告诉你一个人。"该隐看着菲诺,沉声说道。
该隐看向远处的大海,眼神闪烁不定,沉默许久,才幽幽叹息一声,"如果我能够研究成功,我就能够彻底清除血族。可惜,我还是太小瞧这次变异。复活的机体缺少神经系统的指引,只剩下了最原始的本能,由于没有痛觉,也只会一往无前。不过有了你的实验记录,我想,美娜的理智应该可以保留一部分,起码不会变成见人就咬的丧尸"
菲诺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了,看着该隐的眼睛中露出惊骇的神色。
该隐淡淡一笑,"博士,我们现在的关系已经不像从前那样亲密了。我希望博士你能够遵守你的承诺,尽快完成第三阶段,否则,你应该清楚,我会采取什么样的手段。"
菲诺的脸色从苍白变成铁青色。
"还有,你的研究成果,你也不准透露给任何人。包括美娜在内。"该隐警告道。
"好,我答应你。"菲诺咬牙说道。
该隐笑眯眯的点了点头,站起身来,"既然这样,那就尽快开始吧。"
"等一下。"菲诺突然喊住了该隐。
"还有什么事情吗,博士。"
"我们需要一个引子。"菲诺的眼神阴晴不定,看不出任何端倪。
"哦?"
"一个名为'噬骨蛊虫'的东西。"
"蛊虫?"
"嗯,它是一种可以吸食人类血液的毒虫。"
"吸食血液?"
"是的,如果这虫,能种在血族始祖德古拉身上呢?"
菲诺的话,让该隐的脸色变得十分凝重,"博士,我不得不提醒你,德古拉的实力可是血族有史以来最强的。你确定你有把握,能把虫种在他身上。"
"只需要一个幌子。"菲诺沉声说道。
该隐皱眉,"兰德……如果失败了怎么办?。"
"不会失败。我已经观察他很久了,他对德古拉的怨气不是一天两天了。没有传承精华,兰德想要成为公爵,难比登天。这时候给他一个能够吸收精华的蛊,他会不接受吗。"菲诺说道。
该隐深深地看了一眼菲诺,再无声响。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