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11|回复: 2

[分享] 【小说特勤队】--病毒4黄昏

[复制链接]

18

主题

68

帖子

541

积分

新人特工

Rank: 1

积分
541
QQ
 楼主| 发表于 2021-12-24 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贝希摩斯看着眼前的狼藉,长舒一口气说道:“有了这些证据,事情总算告一段落了。”他又扭头看向一旁皱眉的魔狼,“别这样,芬里厄。你这样看起来真的很像一条丧家犬。我们走吧,只要编一个合适点儿的理由交一份报告就完事了。反正我是不想再继续浪费时间了,那个神出鬼没的无证医生真叫人头疼,三天两头换地方,真叫人好找。反正这最后一处也毁了,谁知道他能去哪儿,破烂地方一点儿线索都没有。直接摆烂得了。”
魔狼的表情扭曲起来,复杂程度就像是这里的主人欠了他很多钱没有还上,就被别人截胡了。他很不屑的嘁了一声,“你才是丧家犬。”转身就走。
“对不起,你的表情真的很出戏”贝希摩斯小碎步追上魔狼,“我们可以说这样这样……”一边用手比划着什么,一边对周围指指点点。
只是没想到,在他们离开之后,废墟之上出现的一人,竟是本次任务的目标,也是这片废墟的主人。双生之镜——该隐。目送二人的离开,又跟踪了一段路程,确保他们不会再回到这里,该隐也是再次消失。却不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向擅长跟踪的该隐师傅又怎么会想到还有人能跟踪他呢。
“你们应该感到庆幸。说实话,本次任务其实默认是失败的。”袋鼠把文件合上,语重心长的对猛虎和魔狼说,“任务是观测到目标的动向,而不是带回一个目标藏匿处爆炸的无效消息。你们知道这个任务的重要性,不该犯这样的错误。”
猛虎摊手耸肩表示不关己事,还摆出一副都是魔狼说要这么做的架子。眼看魔狼没有反驳的意思,袋鼠反而对这俩活宝所作所为提起兴趣:“说说看吧。指不定你们能找到打动我的理由。”
“打动你的理由不好找,但是开脱的理由可是有一堆。”一旁站着的魔狼终于开口道,随即搬出房子塌啦不好找啦等一系列诸如此类的流水理由,明眼人都听得出来,这就是二人偷懒不想干活的破烂话。
“不过我们还是发现了一点蛛丝马迹。”魔狼显然真的以为袋鼠信了他的鬼话,满口胡编乱造,“我们偷偷回去过,在我们离开后,该隐也回去了,不过也是很快离开了,我们没有碰面。但空气里那股药剂的味道我不会忘的。”
袋鼠听后连忙鼓掌叫好,紧跟着就是大拍一下桌子,“好你个魔狼,你听听你说的这是什么虎狼之词。一个藏匿地点,已经成废墟了,他该隐有什么回去的理由,你还偷偷回去一趟,还闻到了药剂味儿?哪来的药剂味儿,我看你几天见不到灵猫就满嘴胡言乱语,真是狼嘴里吐不出象牙,一个小小的监视任务,硬生生让你玩成虎口逃生,别笑!说的就是你,贝希摩斯。你别搭拉个脸摆着张不关你事的样子,我敢保证不是你在一旁怂恿,芬里厄做不出这种没脑子的事儿。别跟我来这套,我心里有数,你们一个二个都糊弄鬼呢,在这跟我唱戏,早八百年呢。丫我直接腿给你打折,真是不堪大用。”
袋鼠骂的是狗血淋头,门外偷听的顽猴笑的四脚朝天,就连最文静的天鹅也捂嘴偷笑,却不小心让妖狐推开了门。三人尴尬一笑,关上门迅速逃离。
“我说的是真的,你可以不信我。但你以后再想要我给你办事可就难了。拜艾梅。”魔狼现在已经破罐子破摔了,摆出一副信不信由你的架子,一脸认真的样子倒是让袋鼠为难起来,按理说魔狼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接了任务就一定会认真的完成,绝不会被猛虎三言两句就糊弄过去,所以这次真的是自己错怪二人了?
不对,有古怪。“那你们倒是可以说说,那股药剂味儿,是什么成分?”袋鼠的语气夹杂着三分质问三分认真三分不信任还有一分我看你怎么唬我。
虎狼二人也是一时慌了神,对啊,两个猫科动物的鼻子怎么会闻不出来药剂的成分。慌不择路下,二人同时开口:“硫化氢/正戊醇!”听到对方的回答,二人尴尬的低下头,知道接下来的日子不好过了。
“二位的答案有点不对等啊,是不是理由没编够啊?要不再给你们一点时间,你们再商量会儿?”袋鼠的脸色阴冷无比,虎狼吓得直哆嗦。直到灵猫出现,尴尬的气氛才有所缓解。
“好了袋鼠,你就不要逗他俩了。该隐确实回去过,我跟踪到了。可惜的是最后我也跟丢了。不过他俩的确是没回去罢了也算是运气好猜对了真相,你就别揪着不放了。”灵猫是一开始不放心自家魔狼才暗中跟随的,她也没想到会有意外之喜,发现该隐的时候也没有充足的准备,在跟踪一段距离后也是被甩开,但该隐真的就没发现吗,或许被跟踪也是该隐的计谋。不过眼下的问题在于,那个废墟,还要不要继续调查。
灵猫看着袋鼠,等待他的决断。袋鼠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毕竟那里是他一直关注的地方,而且还是一座空岛,如果就此放弃的话,未免太过遗憾。可惜,现在的局势并不容他放松警惕。
"你们先去吃饭吧,我在这儿考虑下。"袋鼠叹了口气,吩咐二人去休息。
虎狼与魔狼一脸担忧的看了眼袋鼠,随后走出去。
袋鼠陷入沉思,他在考虑该不该继续查这件事,如果就此放弃,那么就等于是将这个案件放弃,那么这次的任务也就彻底失败,如果执着下去的话,可能又会出现更大的危险。可如果不坚持下去,他们的努力全白费了,所以该如何抉择,让他很是为难。
魔狼与猛虎坐在餐厅吃饭,两个人都没有食欲,只是勉强吃了几口便各自回房睡觉,他们需要尽快恢复体力,如果不把废墟调查清楚,以后可能会遇到更大的麻烦。
猛虎回房后就躺在床上,闭目养神,他必须好好整理思绪,这次事情非常的蹊跷,不仅他和魔狼没有调查清楚,就连灵猫都跟丢了。嘶,该隐。
猛虎越想越觉得该隐这个人深不可测,这种人绝不像他表面上表现出的那般简单,不仅实力顶尖,智慧也是极其聪明,否则也不能轻易的布下这样一个局。该隐到底在搞什么花招,他为什么要炸掉据点?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想隐藏什么?
猛虎想了半天都没有头绪,干脆也不去思考了,闭目休息,希望能够好好睡上一觉,等明早醒来,再仔细琢磨琢磨该隐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第二天早晨猛虎起床后发现桌子上留了一封信。
"如果你不想被抓住的话,最近就老实点儿不要露出马脚,不然后果不是你我承受的起的。"没有署名。
猛虎看着信的内容若有所思。
"我们的任务不是抓住该隐吗?为什么会让我老实点不要暴漏身份?他是谁?为什么让我老实点?"看到这,猛虎有一种想要发疯的冲动,这封信是谁写的?
猛虎想要问个清楚,可是却不知该找谁。
不过他还是打算先报告给袋鼠。
"会不会是该隐用来迷惑我们的?你怎么看。"猛虎问袋鼠。
"我看不出什么,不过从字迹看来应该不是本地人,而且绝对不可能是该隐,因为该隐的字迹不可能如此苍劲有力,这种笔风我见过,是军队特有的笔法。"袋鼠看着信的内容陷入了深思,突然脑海中浮现出该隐的形象,这个人他见过。
他是当初在医院找灵猫的时候见到过的。那时他和猛虎刚巧进病房,他们见到该隐的模样后,被惊住了。
那个男人长的是如此俊俏,但冷冽的眼神看的人脊背发凉。袋鼠回想起那时该隐手中的报告,那个字体才是该隐应该有的字体,如寻常医生一样,如飞龙回旋,根本不知道写的是什么。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该隐这个人太过狡猾,我们现在还摸不透该隐的想法,我担心我们的行动会引起该隐的怀疑。"猛虎也觉得很棘手。
"先按兵不动,静观其变。这个该隐绝不是表面上看到的这般简单,如果他真的就这,我们不可能调查了这么多年也没查到任何线索。既然如此,也不必去调查了,我看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袋鼠也不想冒险。
"嗯,我知道,听命令行事。"猛虎也觉得自己有些莽撞了,现在还不是去查该隐的时候,等他们有足够的消息了再说。
"好,那就先停下吧。"袋鼠也只能这么做了。
猛虎与魔狼两人就这样停了下来,每天除了训练,就是在房间里等消息,他们都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怕一有什么差错就会错过该隐的消息。
猛虎与魔狼一直等了两三个月之久。二人也都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你说,该隐到底在干嘛?"猛虎问魔狼。
"你觉得呢?"魔狼也不知道该隐到底在干嘛,他们的任务是抓该隐,可现在该隐的踪影完全找不到,而且还让该隐给逃脱了,这让他们感到十分的挫败,如果这么一直下去,他们还拿什么去调查该隐。"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等呗。"猛虎回答,他也不知道该隐在做什么,但他知道该隐绝对没安好心,这种人绝对是有备而来,如果他们贸然行动的话会打草惊蛇,而现在他们按兵不动,着急的反而是该隐了。
"可我们现在没事做啊,我们的任务不就是抓住该隐吗?可我们都已经停了好长时间了,什么消息也没有,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魔狼有点儿着急了,他们两个人一直等待,这种情况是他们不曾预料的,这也让他们感到十分无助。
"我也没办法啊!"猛虎也是一脸的愁苦,现在该隐就像是凭空蒸发了似的,他们根本无处查起,如果该隐不主动现身的话。
如果该隐主动现身?好吧,如果该隐没有动静,那就闹出点动静,逼迫他现身。
"你说会不会是该隐把自己变化了?"猛虎提出了一个非常大胆的猜测。
"有这个可能。我记得贝斯特曾经说过,该隐作为顶级的医师,是可以一定程度上改变自己容貌的。或许我们不应该从他的外貌入手。"魔狼点头,作为曾经该隐的学生,同样是医生的灵猫对这方面显然更有主见。
想到这里,二人一起拜访了灵猫。
"请坐!"灵猫示意猛虎二人坐下。
"不知你能否帮我们看出该隐现在的身份。"猛虎说。
"不瞒你说,你们找我的原因,我也知道,你们肯定是想问有没有办法破解易容,但是我建议你们放弃这条路,普通人的易容可能是戴上面具或者化妆,像该隐这样的医师是可以改变骨骼的。如果他想易容,这世上除了他自己没有人能认得出。"
"你说得对,但一个人的外貌会变,行为逻辑会变吗?"猛虎假设道,"抛开叛变这回事,他还是一个医师,他一定会治病救人,不是吗?"
"也许别人会,但该隐不会。"灵猫反驳,"你不够了解他。我跟他学习了三年,他的性格我摸得清,他是不可能救人的。"
"这话怎么说?"魔狼不解。
"该隐从小成绩优异,做什么事情都信手拈来,寻常人的地狱副本,在他那里好像是开了极简模式,这让他觉得厌烦。就算是入职特工,选择难度最大的医师,也只是体验有难度的生活罢了。我跟他学习的三年,他从未接诊过一个病人,他只做手术,而且只做别人做不了的手术。论医德,他是没有的。"灵猫叹气道,她真的不想谈及这件事,她太了解该隐的作风了。
"那这么说,该隐是不愿意给我们治疗了?"猛虎似笑非笑的反问。
"给你们治疗?我懂了,或许这真的能引出他。"灵猫明白了猛虎的意思。或许该隐不会出手救人,但如果是谁都做不了的高难度手术,那么有可能他会尝试一下。
这也就是为什么猛虎说该隐会出手的理由了。
"这个可以有,你想的不错,确实可以在这方面下手,我去安排。你们可以静候佳音了。"猛虎跟袋鼠说明后,袋鼠笑了起来,这么久的等待,总算是能有一点儿收货了。
魔狼也松了一口气,只要能找出该隐就好了,其它的都不用管了,只要能抓住该隐,其余的事情就不用担心了。

18

主题

68

帖子

541

积分

新人特工

Rank: 1

积分
541
QQ
 楼主| 发表于 2021-12-24 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该隐在一家旅馆的房间里正在睡午觉,这是他这几日以来睡得最舒服的一次午觉了。
这几日的时间,他没少受折磨,虽然他的精神力远胜常人,但是他毕竟不是超人,他也有累的时候。
电视机播放着新闻,头条正是一则求救信息。一名高级大佬被血族抓伤,但侥幸活了下来,但目前情况并不乐观,想要寻找能人异士进行救治,报酬任提。
该隐怎么会猜不到这是个陷阱,但他还是想去看看。万一是真的,血族抓伤的珍贵样本,这对他的复仇计划能有所帮助。或许他可以研制出血清,阻止转化。
想完,该隐便穿上了黑色风衣,带着帽子和墨镜,这与他平时的穿着截然相反,但依旧掩饰不住他的气质。这是刻在骨子里的气质,无法轻易改变。
该隐来到电梯里,有规律的按了一通,来到了面板上没有显示的负二层。
负二层有很多房间,这里是血族的基地,任谁也不会想到,该隐居然藏在血族眼皮底下。这个基地就像是个禁区一样,只允许血族和人类中的贵族进入,很不巧的是,该隐就是一名贵族,并且他隐藏身份的方法很高明。
该隐来到出口处,在旁边的房间外面停顿了一下,他将耳朵贴在房门上,仔细听着里面的动静,似乎有玻璃碎裂的声音。听到有脚步声传出,该隐向后退了几步。
门打开,一位身材魁梧的大汉走向该隐,"请出示你的证件。"
该隐微微点头,将口袋里的伪造证件递给大汉。
"里面发生什么事了?"该隐的声音有点儿沙哑,这是他故意将嗓子弄伤所造成的,不过好在该隐的医术非常高明,已经将嗓子恢复了过来,并没有影响他的正常语言交流。
"不要多管闲事。"大汉没有回答,而是拿着证件离开,片刻后再次返回,他将证件还给该隐,"你可以离开了。"
"谢谢。"该隐接过证件,转身离去。
该隐离开后,大汉回到房间,敲了敲内部的门,里面没有回应,他推开门走了进去。
最里面的房间空荡荡的,一张床摆放在中央,而床上躺着一名身材高挑、脸上带着面纱的女人。女人的呼吸十分微弱,但仍能听得到她的喘息声。
女人闭着双眼,似乎没有了气息,大汉急忙走过去查探了一番,确认死亡后,叫来两名手下,吩咐他们把女人送走。
这个女人正是该隐杀死的。几天前,该隐接着医师的手段为女人瞧病,并给女人开出必死的药方。他说女人已经是将死之人,自己并不能保证救回她的命,以此退掉责任。
就在刚刚,他又堂而皇之的走出血族基地。这段时间,该隐用这样的手段游走在各个基地,杀死了不少血族。
血族已经察觉情况不对,该隐也知道这是最后一次这样做了。
离开血族基地后,他直奔附近的城市,准备到那里再换一个身份,然后去格里夫兰,看看那个所谓的陷阱。
这一路上,该隐都小心翼翼的,没有让任何人跟踪。他来到这座城市,先是找到一家小旅馆住宿,然后在网络上随便下载了一张肖像照。该隐将自己的样貌改变成照片上的人,化名亚伯,前往了格里夫兰。
格里夫兰。这里是一座非常繁华的城市。这里的人要么是商阀,要么是权臣,这是一个属于特工的城市。
该隐走到街道上,四处张望,这个时候的太阳已经落山了,但街上仍然热闹,人群涌动。街道上的建筑很高,街上的车辆也非常多,该隐在路上穿梭,看着来往的车辆和行人。
该隐在路上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来到了一家咖啡厅。这是他来到格里夫兰后最喜欢的一家咖啡店,他喜欢喝卡布奇诺,喜欢坐在窗户边上,欣赏外面的灯红酒绿。
他走进咖啡厅,要了一杯卡布奇诺,坐在靠窗的位置等待着咖啡上来。
不久,一名服务生端上了一杯咖啡。咖啡的香味飘逸了起来。
咖啡的香味很浓烈,使整个咖啡屋充满着浓郁的咖啡香气。咖啡是用纯牛奶和花茶熬制而成的,因此香气比较浓烈。
该隐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咖啡的味道确实很浓烈,很适合自己,这种咖啡的口感柔滑、香甜,味道十分的棒。
该隐喝了半杯,然后将钱放在桌子上,走出咖啡厅,消失在人海。
是时候该踩一踩陷阱了。
格里夫兰城中,该隐乘着车,在街道上游荡。
走到一栋房子外面,敲敲门。门内传出一阵脚步声,接着门被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位身材矮小、脸庞圆润的中年人。这人就是电视上求救的守卫。
"先生,您找谁?"
"你好,我是大夫。"该隐说着,从怀中掏出一枚戒指,放在中年人的手中,"请帮我转达我的名字,我叫亚伯。"该隐微笑着对中年人说。
中年人拿起戒指看了看,戒指上镶嵌着蓝宝石,这是长乐街的信物。将戒指还给该隐,他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我会帮你转达的,先生。"
中年人转过身去,面露微笑却下达了活捉该隐的命令。
该隐见情况不对,随即反应过来,这是对方在试验自己的真实身份,他知道已经暴露了。
该隐没有犹豫,拔腿就跑。
中年人看着该隐离开的背影,嘴角的微笑越来越深,"这次看你往哪跑。"
......
该隐的速度快,但是对于他的对手来说更快。
"该隐,你还想去哪里呢?"一位身材魁梧的护卫挡在该隐的面前,挡住了去路。此人正是魔狼。他的实力不弱,比该隐强多了。
该隐冷静地看着眼前的魔狼,并没有轻举妄动,他知道这一切都已经晚了,只要自己动作慢一点点,就会被对方抓住,到那个时候,自己将永远无法脱险。
"既然你要找死,那我就成全你。"该隐的眼睛里射出寒光。
该隐的话音刚落,瞬间跳至半空,双手伸向衣服内部,不断掏出飞刀扔向魔狼。
"不好,是羽落千刃!"魔狼见状,立刻闪躲,同时挥拳击打该隐扔向自己的飞刀。
"砰"的一声响,该隐落到地面,他迅速地爬起来,继续朝魔狼攻去。该隐的身体在空中翻滚,手中飞刀划破空气,不停地飞向魔狼。
"噗呲、噗呲"一连串的刀锋砍在身体上的声音不绝于耳。
刀锋不停的朝魔狼飞去。
魔狼连连躲避,可惜他的身形有限,很难躲避该隐的攻击,每当该隐的刀锋砍中魔狼的身体,都能留下伤痕。魔狼被刀锋划破的伤口越来越多,鲜血淋漓。
魔狼看着飞来的银光,想要闪避。可惜动作还是慢了,一把飞刀插在了他的肩膀上。魔狼痛苦地哀嚎起来。
就在此时,该隐的身后,猛虎终于赶了过来,手中巴哈姆特之怒向着该隐脚下发射炮弹。
该隐看见身后的猛虎朝自己偷袭,连忙闪避,躲过了致命的攻击,他一个侧滚翻,翻进了死胡同。
"该隐,你躲得倒是挺远的啊。"猛虎迅速走到魔狼,手中炮筒却一直瞄准该隐,他微微扭头,示意魔狼撤离。
魔狼点头,他受了重伤,不想再跟该隐纠缠,迅速离开现场。
该隐站了起来,将手中的飞刀丢掉。
"看来只好使用这招了!"该隐自言自语道,说完,从口袋中拿出几个胶囊,扔向四周。
胶囊飞向周围,发出"嘭嘭"的声音,随后爆炸了开来,将该隐周围的几栋楼笼罩其中,这些楼房都遭到了毒害,房屋内部的火苗冲天而起,房屋里传出"轰隆"一声,火焰顿时燃烧起来,一片大乱。
火焰将该隐包裹起来。
该隐在火焰之中,看见了父母的身形。他大声喊道:"今日是我输了,不过你们也没赢!"
火蛇不断咆哮,该隐身在火焰中,终于一块倒塌的墙体砸向他,他支撑着却没有反抗,身体渐渐倒了下去,越发没了气息。
猛虎只感叹何必如此。火焰很快熄灭,他走进胡同,看着倒塌的建筑,他的心中充满了悲伤。
魔狼经过简单的治疗回到战场,见到满身灼伤的该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心中有些震惊。他快步走向该隐,检查该隐的身体状况。
检查完毕之后,他看着该隐的尸体,心中暗自庆幸。这个该隐对自己都这么狠,如果继续打下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后果。
猛虎拿出电话拨通一个号码,"任务完成,目标死亡。"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轻咳,"嗯。"
挂断电话,猛虎看了一眼魔狼,吩咐众人抬走该隐,随即离开了胡同。
该隐的死亡并没有引起大规模的骚乱,毕竟是通缉犯,而且有高层的通知,格里夫兰内部不会受到任何影响,没有人能动摇格里夫兰的人心。
……
几天后
本该在停尸房待着的该隐,消失了。
没有人注意到,没有人注意到,该隐在某一天夜里苏醒过来,悄悄地离开了停尸房。
在一座废弃的小镇上,一辆出租车缓缓驶入。
出租车开入小镇的中心,在中心的一个废弃厂房外面停了下来。
下车的时候,该隐将一张卡放在了司机的手里。将身上的衣服裹紧些,随后他便进入厂房中。
"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好久了。"
在废旧厂房的中心,一个黑衣蒙面人坐在一个椅子上面色阴郁地等候着。
该隐进入废弃的厂房后,便看清楚坐在椅子上的人是谁。
"我不会死,你也不会。吉尔,赫拉。"
发表于 2021-12-26 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吉尔yyds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