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66|回复: 2

[分享] 【小说特勤队】--病毒1杜兰泽尔

[复制链接]

14

主题

61

帖子

477

积分

新人特工

Rank: 1

积分
477
发表于 2021-2-24 13: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病毒1杜兰泽尔》
刀绞!痛苦!麻木!雪地里,身穿白色风衣的男人弯腰弓背。他看起来很痛苦,一只手捂住腹部,一只手不断的、或是锤击地面、或是横扫,想要抓住什么东西,可惜他的周围是皑皑白雪组成的银毯,没有任何能够让他狠狠抓紧的东西。他还在不停重复着。
他是杜兰泽尔,格里夫兰最年轻的A级特工之一,加入特工总部仅一年便完成九个A级任务,第二年破格提升为A级特工,参与的S级任务或多或少都扮演重要角色。但这有什么用?此时的他却根本没有心思想这些,因为他似乎就快死了。
不久前,杜兰泽尔最后参与的一个B级任务。
“B级任务?教官你在开玩笑吧,我还要执行B级任务?”杜兰泽尔站在马卡洛夫办公桌的前面,眼睛里充满着对任务的不屑。
“我理解你们这些小伙子,年纪轻轻就当上A级特工,心里难免有些小骄傲,相信自己的实力也是一种品质,但人不能永远骄傲,骄兵必败这个道理不用我教你吧?”马卡洛夫平静的说道,一如他手里握着滚烫杯子里的热咖啡,平静而没有一丝波澜。
杜兰泽尔心想,教官倒是真像一个喋喋不休的老头儿,不过他说的很对,就算是s级特工,也会做一些B级任务,况且自己只是A级,为了免除麻烦,杜兰泽尔接下了这个给他带来无尽痛苦的任务。
代号——雪国。
杜兰泽尔看了一眼任务的基本信息:前往西伯利亚西北角的凛冬古堡调查德古拉的痕迹。
“德古拉?”杜兰泽尔眉头紧皱,不自觉的说出这个名字。
“是的,德古拉,”马卡洛夫点燃了一支烟,他喝完了那杯咖啡,耐不住还是打了个哈欠,几天几夜没睡个舒服梦,今天还是要继续工作才能保持格里夫兰的和平。杜兰泽尔就站在原地等待马卡洛夫继续说下去,但那个中年大叔却没有要继续的意思。
(说啊,你说啊)杜兰泽尔的内心不断催促着,然后他也只是在心里说说罢了,让他真的跟马卡洛夫发牢骚,借他一万个胆子也是不敢的。在这尴尬的气氛下,马卡洛夫终于抽完了第四根雪茄。
“德古拉,血族,领主级别,是人类发现的第一位吸血鬼,在往后的观察中,德古拉的血统等级一直不断提升,直到领主级别。为了纪念史上第一位发现的吸血鬼,后世将他称为始祖。这个叫法一直传到血族那边,间接导致了德古拉在上任血族统领下台后直接继任,”马卡洛夫走到咖啡机处,回头朝杜兰泽尔微微一笑,然后又自顾自的冲了一杯咖啡,“杜兰泽尔,我跟你说这些,就是为了吓唬你。”
马卡洛夫抿了一口咖啡,然后嘴被烫了一个泡,咳嗽一声掩饰尴尬,但气氛似乎朝着不可想象的方向高涨。杜兰泽尔一方面想笑话这个教官,一方面也发愁任务目标是德古拉,他的表情扭曲的不像样子。马卡洛夫继续说道:“你知道停战协议吧?”
杜兰泽尔点点头,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个,那份协议的署名可是目前人类的最高成就。“说起这个啊,我得给你仔细讲讲历史。”又来了,马卡洛夫爱唠嗑的毛病人尽皆知,不过,杜兰泽尔还挺想知道停战协议背后的故事呢。
“请继续,教官。”杜兰泽尔恭敬地说。
“很多年前,血族和人类之间爆发了种族战争,至于具体原因嘛……两个种族之间发生战争是很常见的事,目前还没有什么准确的说法。民间流传的最广的说法是血族的存在威胁到了人类的未来。咳咳!”马卡洛夫清了清嗓子,喝了一口已经凉了的咖啡,又神似唠嗑般说起来,“我这可不是跟你唠嗑,我在给你普及知识。”
杜兰泽尔心想你这不就是在唠嗑嘛,充其量我没接话茬罢了。
“总之,人类和血族之间的摩擦不断变大,最后爆发了战争。然后,打了很多年,双方同时认为再这么打下去会两败俱伤。于是双方高层经过很多次会议讨论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当然这个办法在我看来也是不太良好的,但当时的情况已经是非常好的结果了。这个结果嘛,就是停战协议的签订。记好了要考的!”马卡洛夫看杜兰泽尔有些昏昏欲睡,故意提高了音量。
“重点来了。停战协议签订是有前提的。我得考考你,这个前提是什么?”马卡洛夫突然一本正经。
“教官,请赐教。”杜兰泽尔也是正经起来,恭敬地请教。
“战争期间,因为双方各有优势,但都不足以决定战局,原因在于双方都有远超当前实力的顶尖战力。我考考你,人类的顶尖战力和血族的顶尖战力,分别是谁?”马卡洛夫再次提问。
杜兰泽尔不假思索的回答:“范海辛和德古拉。”
“不错,猎魔人范海辛,凭借教廷传世武器真银之剑成为人类方的顶尖战力;始祖德古拉,重生速度远超普通血族,同时具有吸引物体的超能力。”他表情严肃起来,仿佛在陈述着世间最古老的传说,“停战协议的前提是,德古拉和范海辛必须消失。”
“什……什么?”听到这里,杜兰泽尔的感觉不太好。怪不得停战以后再也听不见范海辛的任何消息,原来是跟德古拉一起消失了吗?真实的历史原来如此残酷。是啊,双方同时失去了最高战力,都没有了决定权,自然也没有理由继续打下去了。“这个逻辑,看似合理,但漏洞很大啊。如果有一方耍赖,那不就是死局吗?”杜兰泽尔稍加思索,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不错嘛,看似合理的逻辑,双方同时损失最高战力,但若是一方耍赖,”马卡洛夫微微一笑,又冲了一杯咖啡。看来这位教官是真的很爱咖啡,补充一下,是那种廉价的速溶咖啡。“你总是能一眼看到事情的本质。所以我也不瞒着你,这就要涉及一定的神学成分了。”
“神学?”
“科学的尽头是神学,你听过这句话吗?”
“听过,可这不就是坊间传闻吗?”
“是坊间传闻,可某种意义上说,这就是世界的本质。”
沉默,只有沉默。只要马卡洛夫不开口,杜兰泽尔不会说一句话。
“为什么?”他问。
“没有为什么。当时的人们在一些文献上找到了一句话,我不知道原话是什么,但大体就是血族和人类同时做一些什么事情,就会打开一个未知的裂缝,裂缝会把在场的生物全部拉扯进去。这就是人类的底气,说到底,就是赌一把,如你所见,人类赌赢了。”
“这根本没有依据!”杜兰泽尔有些震撼。
“没有办法啊,人类坚持了那么久,根本耗不过血族。就凭人类的寿命没有血族长,就凭人类的巅峰时刻没有血族久。怎么打?用人口基数吗?人类付得起这个代价吗?赌上全人类的生命?别开玩笑了,杜兰泽尔,动动脑子,那是小说的剧情。这个赌,一旦成功了,那就是胜利,血族人类停战,现在这样不好吗?就算失败了,人类失去了最高战力,可血族也失去了德古拉,况且真银之剑并不会跟随范海辛一起消失,我们完全可以再培养一个范海辛,血族还能再出一个德古拉吗?是的,我们耍诈了。这根本就是个双赢的办法。”马卡洛夫越说越起劲,直到站上办公桌。他把杜兰泽尔说的一愣一愣的。
“好吧我骗你的。就是德古拉和范海辛打了一架,同归于尽了。”马卡洛夫邪魅一笑,含泪挨了杜兰泽尔的友情破颜拳,“范海辛临死前用一些手段重创了德古拉的重生之核,他加了一点东西。”
“毒?”
“bingo!就是毒。那玩意能抑制血族重生的速度,1克的量就能抑制相当一段时间的造血功能。范海辛慷慨赴死前带了一包,大概两斤多吧。但药效这么多年,挥发的也差不多了,算算日子,德古拉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重生。但是你放心,刚刚重生的德古拉是没什么战斗力的,而且你的任务也只是调查一下德古拉有没有重生,而且他们那个时代很落后啦,而且打不过你可以跑啊,他们跑不过你的,”马卡洛夫停顿了一下,“大概。”
“看飞碟!”
“哪呢哪呢?”
杜兰泽尔出其不意,重拳出击。


14

主题

61

帖子

477

积分

新人特工

Rank: 1

积分
477
 楼主| 发表于 2021-2-24 13: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多久后,杜兰泽尔站在凛冬古堡的铁门前。不禁感慨这座城堡真是巍峨,哥特的建筑风格,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血族领土,高耸的城墙,所有建筑都要比人类方面大一号。
凛冬古堡是一个巨大的花园,根据古老的传说,吸血鬼是西方贵族的打扮,这种装饰类型倒也符合吸血鬼在杜兰泽尔心中的样子。杜兰泽尔小心的推开了古堡的铁门,走了进去,他观察院内的建筑,从铁门外看花园是一片放大版的园林,而现在身在园中,却感受不到自己的渺小。古堡似乎被人施了某种魔法,让人误以为传入了童话世界。花花草草,见过的没见过的,杜兰泽尔有些后悔没带上照相机,否则他一定要把这种景色拍下来。
“似乎也没有那么危险。”身在这片花海,杜兰泽尔没有忘记这是血族的领土,虽然自己念叨着没有危险,但始终没有放下戒备心。这才是优秀的特工该有的本质。可这里的诡异却不停的腐蚀他的五感,被侵蚀过后,虽然杜兰泽尔时刻警惕着,却也无法察觉即将到来的危机。
“什么人!”杜兰泽尔突然感到背后一阵冷风吹过,迅速闪躲,看着空无一物的后方,他已然做好战斗的准备。
“哎呀呀,被你发现啦。”那个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好像周围全是这个人,不过他还是褪去伪装,露出真容。“暗影斥候洛里安。你好。”他缓步走向杜兰泽尔,又开口道:“我只不过是兰德手下的一条狗而已,你有什么好怕的。”洛里安毫不避讳自己的身份。他生怕这个人类不知道自己的名号。
“你是来参观城堡的吧?”洛里安见杜兰泽尔不说话,打趣的问道,“就让我带你逛逛吧。你来的正好,我们正在开派对。”说罢,自顾自的走进城堡。杜兰泽尔没有说话,而是跟随洛里安进去城堡。
“难以想象,这里曾经居然是人类的居所,此刻你一定是这么想的吧。你看墙上那幅画儿,那是人类时期的兰德画的,怎么样,有浓厚的艺术气息吧~”洛里安边走边介绍,丝毫不介意后面的人类对自己的敌意,“你看你看,前面就是我们的会客大厅了,你会见到你想见的人的,跟我来吧。”洛里安指了指前方,走廊那头是无尽的黑暗,根本没有洛里安所说的会客大厅,但他说完,就迅速的向前冲刺,然后消失不见。
杜兰泽尔还在紧张的看着洛里安,只见黑雾一闪,就消失不见了。此时的杜兰泽尔,毫无头绪的站在原地,他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他想发呆,但他还要调查那个始祖,果断的决定继续向前,他觉得洛里安应该不会骗自己,尽管走廊看不到尽头,却还是继续走下去。
大概过了一小时,杜兰泽尔感觉心力憔悴,这个城堡为什么这么大,一个走廊居然让一个A级特工马不停蹄的走了一个小时都没走完,不过他还是不认为洛里安在骗他。虽然依旧看不到尽头,但墙上每隔二十米就有一副画,画的内容并不相同,这也是他相信的理由,署名是兰德,每一幅画署名都是兰德。但……
画的内容越来越扭曲,从一开始的一笔多余,到后面是杂乱的线条,杜兰泽尔猜得出来,这应该就是逐渐变成血族的兰德的内心。“画是最能展露内心的,看来变成吸血鬼的过程不是很好受,能让坚韧著称的领主兰德也这么痛苦。”
杜兰泽尔看见前方的光了,他终于要赶到了,他要看看那个大厅里有什么。如果德古拉真的重生了,他会出现在会客大厅吧。冷静,我是客人。
亲爱的杜兰泽尔,这里是血族的固有领土,谁会管你是客人。
杜兰泽尔走了进去。他真的看见了那个传说中的吸血鬼。
该怎么形容这个场面呢。推开门的是一个人类,狂欢中的吸血鬼们全部被时停一般愣住。看来洛里安并没有把这件事传开,只能说杜兰泽尔走了大运吧,一方面指洛里安没有害他,一方面指这情况跟害他也没什么两样。
杜兰泽尔看到王座上的人,一手托腮,一手握酒杯。他只一眼就能确定那是德古拉,他真的很想再把马卡洛夫打一顿。因为那根本就是个充满活力的年轻人!该死!杜兰泽尔以为德古拉是一个中年人!杜兰泽尔尴尬着走了进去,那些血族没有轻举妄动,纷纷把目光投向德古拉。
而德古拉做了什么?
先是摇晃了一下酒杯,杯中暗红色的不知名液体回荡出华美的弧度,转瞬即逝。“我喜欢看红酒撞击酒杯内壁。”低沉的声音摄人心魄,德古拉好像一个低音炮,口中的每个音都振荡在杜兰泽尔的耳膜,就像一个铁锤,击碎了后者的心灵,“你呢,特工?你喜欢什么。”
然后,喝下去那杯不知名液体,将杯子甩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类。杜兰泽尔没有接下,任凭杯子自由落体,而杯子不偏不倚的正好落在他面前的地板上,德古拉站起身,右手一挥,斗篷遮掩他的身形,然后消失不见,地上只剩一块落满灰尘的破布。再看大厅,哪还有什么血族聚会,空荡的房间只有杜兰泽尔一个活物。
就在这时。
杜兰泽尔站在原地,眼神失去光彩,好似一个绝望的人,突然他跪了下去,身体倾倒,杜兰泽尔昏倒在大厅。从始至终,德古拉甚至没有正眼瞧过他几次。不,也许根本没有德古拉,也许是有的,杜兰泽尔分不清现实了。
杜兰泽尔回过神来,只知道自己中毒了。他四处看看,根本没有心思记录刚才发生的一切。
他的一切都被否定了,那些荣誉,那些成就,与此刻的杜兰泽尔完全联系不到一起。他多想回到曾经,在众人的吹捧中,周围的衬托下,拿下战斗的胜利。可是,太快了,他还没看到德古拉出手,就感染上病毒。
“伪装,伪装罢了。”杜兰泽尔告诉自己,德古拉的强大毋庸置疑,可自己也不是什么杂鱼,怎么会轻易中招。“可是,这个剧情不对啊!你对付我不应该这么轻松!德古拉!你的实力已经强到改变规则了吗!”他大喊着,尽管德古拉早已离去,尽管此刻全无一人,尽管此地飞鸟不度。
“都是骗子!骗子!为什么就没有一个人能够打击我,为什么!为什么从小我就是天之骄子!为什么从来没有人告诉我这些都是谎言!虚伪!你们这群骗子!恶魔!杜兰泽尔!为什么你不能识破那些伪善的面具!”他嘶吼着,反倒怪上那些无辜的人了。他想穿越回到过去,给曾经自信的自己一个大嘴巴。好打醒他,告诉那个天之骄子————你从来不是什么天之骄子,你的一切都是被安排好的宿命,你要挣脱这个诡异的棋局,只要你想,一定可以。
“只要你想,一定可以。”杜兰泽尔说完这话,就晕倒了。迷蒙中,他好像做了一个梦,在那个梦里,他的一切荣耀,都属于一个叫王子乔的人。王子乔是谁?他失忆了。他后悔了,分明一直在伪装的是他自己,伪装实力,伪装身份,伪装命运,他有些怀疑德古拉使他中毒也是他的伪装,但很可惜,并不是。家族的荣耀让杜兰泽尔沉迷其中,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那种感觉,是发自肺腑的舒适,可彻底沦陷是在什么时候呢,杜兰泽尔在心里默默的问。他畅游在梦里,全然忘记了刚才发生的事,好像这里是天堂,但根据情况来看,这里应该是杜兰泽尔的内心世界。
这种快乐持续的时间不久,顷刻间他的内心世界就下起了无尽的大雪,不知过了多久,雪停了。真美啊,好似一座巨大的冰雕,身旁一颗巨大的树,呆呆地望着,这应该就是世界树吧,他想。曾听人说,世界树多么美丽,他没想到居然是冻结的美丽,这似乎跟他想象的不符合。“一样的,每个人的世界树都不相同,你所熟知的世界树,不论是盘踞在树根的大蛇,还是撑起天地的巨龟,都是记载的人的世界树,你的世界树就是冻结的。”一名老者说道。不知何时起,来到杜兰泽尔身边。
老者指了指远方,“看,那里。”
杜兰泽尔看过去,他看到了。家族的人整装待命,领头人在说话,就像是什么仪式,凡是出击总会有开场仪式,那是家族传统。仔细听,领头的人说:营救我们的天才。“什么天才,不过是个骗子罢了。”杜兰泽尔轻声说道,好像声带没有震动,只动了嘴唇。
“不,你错了,他们要救的不是你,是天才特工杜兰泽尔。”老者解释道。
“我就是杜兰泽尔,可我不是天才。”他反驳道,满身充斥着只有他自己知道的真相的气息,他拼命像掩盖这股气息。
“你说你是杜兰泽尔,我也可以是杜兰泽尔。但你不是,在世界树这里,名字没有任何意义,你的身份只是臣民,仔细想想,你到底是谁。”老者再一次开口,却让杜兰泽尔仔细思考起来。
我到底是谁?是杜兰泽尔吗?好像是,也好像不是,是天才特工小杜吗?好像也不是,那我是谁?杜兰泽尔的内心不断询问着没有结果的问题,他思考不出,于是转头看向老者。
“我是谁?”杜兰泽尔问。
“你是一个,能颠覆整个特工世界的人。你的实力能够匹敌范海希,只有你才能击败德古拉。”老者的话语似乎充满魔力,像伊甸园的蛇,蛊惑着此刻迷茫的杜兰泽尔,“你,是该隐。”
说完,一切归零。
冻结的世界树消失了,杜兰泽尔惊醒,他发现自己躺在大厅中央,而周围全是血族,围着他,没有人说话。他一下站起身,看到了王座上的德古拉。多么神圣的时刻,德古拉身边围绕着黑气,周围的人见状让出一条通向王座的路,杜兰泽尔再次走向德古拉。
杜兰泽尔顺着这条路,走到王座前,轻声挑拨。而德古拉则笑了出来,他站起身给杜兰泽尔鼓掌,“你很不错,年轻人。能看穿我幻境的人不多,你算一个。你有资格跟我一起狂欢。”
没人知道派对结束后发生了什么。
只是,凛冬古堡一如既往的安静。
只是,从凛冬古堡走出来的杜兰泽尔穿上了白色的风衣。
只是,谁也不知道这到底还是不是德古拉的幻境。
尾声——
老者说,“你走吧,你并不属于这里。”
“你为什么不说出我的名字。”他问。
“名字?”老者反问一句,然后消失不见。
“我叫杜兰泽尔,我不会忘记我的名字,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永远都不会。”
他不敢忘记名字,他怕忘了名字,就忘记家人。
父母双亡的他,从家里的零碎中找到了一本笔记,上面清清楚楚记载了他父母的一生,以及杜兰泽尔名字的由来。王子乔再也不想失去家人了,他改掉以前的坏习惯,报名格里夫兰特工学院,以长乐街王家的身份。但,世间再无一人名叫王子乔。
发表于 2021-2-24 16:42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杜兰泽尔好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